前端編輯

管理員身份可於登入後,進行網站的前端管理。

見習心得

東京大學。老年醫學科             M99 許庭瑜

10505041

這次能夠藉著去筑波見習的機會,到東京大學老年醫學科是有緣起的。特別感謝M95徐立恆學長的幫忙才能夠成行,當然還有高醫戴任恭主任的允許!

學長PGY之後就到東大醫院當住院醫師了;Taro Kojima醫師則是常常往來台灣,和中國醫學大學的醫師做研究,由於我們都對老年醫學科有很大的興趣,我的同學孝棻因此和學長聯絡上,他居中牽線讓我們得以一窺日本這樣一個很早就步入高齡社會的國家,在老年醫學科的發展。(上圖由左至右分別為我;王孝棻;Taro Kojima醫師)

甫踏入東大的校園很興奮,那種心境很像高中時期去走椰林大道,或是現在去哈佛,走在世界頂尖的感覺。老年醫學科的辦公室位於南研究棟,是棟很古老的建築了正在等待改建,有點像我們的WE,充滿歷史氣息,後頭還有一個不大不小的溫室。小島醫師在門口等著替我們領路。

當天日程表示早上聽小島醫師簡介兩堂老醫的醫學學理,像是dementia的評估 ,到東大病房門診看醫師怎麼做老年人周全性評量,下午則是政府對於高齡化社會的配套措施。大學一年級的時候,選修了黃主任的老人營養學,從那時候起,就對要怎麼營造出對老人最友善的醫療環境、以及未來我們的高齡人口之多,他們應該要怎麼面對退休之後的生活和疾病,政府應該怎麼做,有很大的興趣。後來看了很多丹麥、荷蘭、日本等國家對於老人托育和失智村的規劃,西方的家庭觀念有些不一定適合我們,覺得日本的方式應該是比較可行的。

根據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定義,65歲以上老年人口占總人口比例達到7%時稱為「高齡化社會」,達到14%是「高齡社會」,若達20%則稱為「超高齡社會」。國民健康局估計到了2026年,台灣65歲以上人口會占總人口20%,台灣將進入「超高齡社會」,比現在已經邁入超高齡社會的國家,快了幾十年。好幾年前老人長照就已是炙手可熱的話題,現在有長庚的養生村,很多醫院並且都附設療養醫院,如果能夠推動立法通過,每個老人照護中心都須有掛牌的老醫專科醫師,更是很多醫師和護理師的另外選擇。日本和我們在應對高齡化社會,我的想法主要有以下

  1. 如何處理獨居老人的問題,怎麼樣去提供基本的送餐、幫忙打電話的服務,如何建立一個托老所,沿用托兒所的概念,雖然子女需工作維持生計,但是能夠讓長輩回家就寢飲食,沒有被遺棄的感覺。甚至長輩還能在托老所中交朋友、學習第二專長、運動,協助延緩失智症發展,利用預防的角度去減少醫院到診率。然而,怎麼去培養出合格的照護員、該怎麼去吸引年輕人來做這份薪資水平並不優渥的工作,會是目前的難題。那些居家照護員的分布,要如何均衡,像是大城市能夠採取收集老人到某個活動空間,但是偏鄉可能需要分佈照護員居家拜訪,這些都是這個方案能不能徹底實行的關鍵。
  2. 醫療方面,面臨的將會是緊急狀況的增加,要怎麼去分配現有的救護資源;需要醫院做為臨終場所的機會增加、時間拉長,要怎麼去容納,單是現在在醫院實習,老年人的住院天數通常都最長,外加容易在醫院產生各式的併發症,要何時出院的取捨都已經是主治醫師的難題。還有我個人最想做的,就是站在長輩的高度,去建立對他們心理和生理最友善方便的醫療環境,像是樓層的設計、志工的分配、門診叫號怎麼去做老年人醫學上的survey等等都能量身訂做,雖然很喜歡臨床工作,但是很期待未來有機會可以在這個領域付出。
  3. 其實日本方面對於醫院的分級跟設定有比較詳細的計畫。大概可以分為acute care, medical rehabilitation service/ recovery phase rehabilitation service, geriatric health service facilities, home這幾個層級。每個層級都有相應的天數,在面對需要醫療照顧的長輩就可以按著SOP的流程,紓緩醫護人員過重的負擔,這也是很值得我們學習的!

從日本回來之後覺得,很多人或許都有能力提出實際的想法,可是這些方案要推動,需要政府法案支持、企業、醫療機構等太多領域的人的配合,台灣已經慢慢在踏出自己的步伐,等到訓練結束有能力之後,很願意為台灣未來的高齡社會盡自己的一份心力。

I Love KMU

 醫學系IOH

Go to top